•  
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彩83 >

匿名捐款近40年 神秘人物“李记”这次真的走了

发布时间:2019-04-24 11:05 作者:彩83

  《李记同志,你在哪里》,1991年8月2日,《安庆石化报》在一版发出这样的呼唤。新闻援引安徽省颍上县政府寄给报社的信函,“最近,我们又陆续收到贵厂一些个人自己寄来的捐赠……安庆石化报李记汇来捐款300元……”。新闻最后发出寻人启事,“大家深为那经查并非本报人员的‘李记’同志所感动。本报编辑部恳请全厂职工帮助查找:李记同志,你在哪里?”

  这天下午,88岁的原安庆石化建安公司退休职工许惠春在医院去世。家人整理老人遗物时,在一只小木箱里发现一个泛黄的纸包,里面有几沓厚厚的汇款单。令家人震惊的是,这些汇款单全部署名“李记”。

  1991年11月29日,《安庆石化报》刊登了江先觉撰写的文章《在“李记”和奉献之间》,文章说,“‘不要声张’,这是‘李记’的希望。但我们能压抑住自己的感动和被他点燃的激情,能强迫自己不去联想不去思考吗?”“有没有必要去猜测‘李记’是谁?我们既需要也不需要再去寻找,因为太阳每天照常升起,因为‘李记’之前‘李记’之后,都有无数个‘李记’与我们同行……”

  “这种存单取款时必须用身份证,所以一直存放在工会的保险柜里。”江先觉说。

  许海鑫是许惠春的大儿子,一年前刚刚退休。他告诉记者,3月18日,父亲许惠春因病重住院,3月20日下午在医院病逝。老人患有脑梗,说话有些不便,住院时他已经不能说话。“在此之前,父亲也没有任何特意的嘱托。”

  “我们家订过报纸,我们还在一起探讨过谁是‘李记’,父亲掩饰得真好,根本没有任何异常。”许海鑫他们当时推测,“李记”应该是收入高、家庭条件好的那一类人,他怎么也想不到父亲许惠春就是“李记”。

  “在已经找到的28张汇款单中,最早的是1981年的一张汇款单,汇款单已经发黄,金额为20元。”许海鑫对记者说,他和家人整理这些汇款单,发现在过去30多年里,父亲许惠春几乎年年捐款,青海玉树地震捐款3000元,甘肃舟曲县中国红十字会捐款3000元,中国红十字总会捐款5000元……能找到的汇款单数额加起来,总额近6万元。这些捐款有一个共同点:每次都用虚拟地址,署名全是“李记”。

  2016年7月18日,许惠春向安庆市民政局捐款5000元,当时他已80多岁。这是老人最后一次捐款,也是让许海鑫最难过的一次。

  安庆石化大湖生活区,一栋建于20世纪80年代的老楼,许惠春老两口就生活在一套只有60平方米的房子里。水泥地坪,光秃秃地放着几件油漆斑驳的家具。“这些家具都是1973年父亲在湖北当工程兵时,自己打的。”许海鑫告诉记者,老人退休前,是安庆石化公司建安公司的8级木匠,多次荣获先进工作者称号。

  在三个儿子的记忆中,父亲许惠春一辈子省吃俭用。“人家都是去买露水菜,新鲜,父亲总是买别人不要的‘落脚菜’,就图个便宜”,有时连吃剩下的菜汤都不舍得倒掉,还留着泡米饭吃。穿的衣服一年到头都是工厂发的工装,“房子拿到手是什么样,现在还是什么样”。许海鑫说,他们几次要给父亲装修一下房子,老人都不同意。

  在儿子们心中,父亲对自己“抠门”,对别人却大方得很,遇到需要帮助的人总是伸手去帮。有一次,许惠春见小区里一名流浪汉可怜,就把自己的新棉袄送给人家穿。2017年,许惠春因腰椎手术住院。隔壁床一个病友腿脚不好,他看着心疼,让小儿子许海石给病友买副拐杖。“人家不是买不起,只不过是不想买,父亲非逼着我去买,不买就生气。”许海石告诉记者。

  “李记”留下了无法估价的善款,许惠春却只留给儿子们一穷二白,甚至他的安葬费,都是三个儿子凑起来的。“父亲这么做,肯定有他的道理。”儿子们说,他们要把每一张汇款单珍藏好,“这是父亲唯一留下的遗物,也是最宝贵的财富。我们要一代一代传下去,传承父亲的品质”。(本文配图均为资料图片)(记者 常河)

      彩83,彩83投注,彩83首页

所属类别: 公司新闻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



        版权所有:中国彩83电子系统有限公司 | 京ICP备05021924号网站地图 | 京公网安备11010622004691号 中企动力提供技术支持